沖刺“醬酒第二股”,郎酒能否跑贏國臺?

醬酒
2020-06-02 04:43   轉載   酒訊
“醬酒第二股”或將成為新一輪營銷戰的核心輸出點。



文|思雨

繼5月22日國臺《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并上市》材料被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接收后。郎酒的資本市場準入證也于5月28日下發了。

酒訊從證監會官網了解到,四川郎酒股份有限公司的《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并上市》材料已被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接收。這也是郎酒在2019年8月披露接受上市輔導后在上市進程中的又一新進展。

酒訊就上市進程等相關問題致電郎酒相關負責人,但截至記者發稿,并沒有收到對方的任何回復。

公開信息顯示,郎酒的上市之路始于2007年,長達13年的資本追夢途中,郎酒先后兩次提及上市計劃但兩次都以擱淺告終。2019年,廣發證券向四川證監局報送了關于郎酒進行上市的輔導備案登記材料,并于同日獲得四川證監局的受理。郎酒“力爭2020年完成上市”的野心又再次活躍了起來。

要在2020年上市,不只是郎酒一人之心,習酒、國臺也在沖擊2020年的IPO,而這三家均屬于醬酒領域的知名品牌,其中,習酒抱的還是茅臺集團的大腿。明爭暗斗之間,大家的小算盤眾人都心知肚明——搶一個“醬酒第二股”銀字號招牌。

這場爭鋒中,習酒率先敗下陣來,于2019年10月宣布終止IPO計劃?!搬u酒老二”候選人還剩下郎酒和國臺兩家。從規模上看,郎酒130億元的年營收遠高于國臺30億元的規模,看起來更有醬酒老二的風范。

白酒行業專家劉曉威對酒訊表示,從產品結構、市場體量、營銷組織架構等層面分析,郎酒上市成功的可能性都更大。郎酒上市的優勢包括百億元的體量、優秀的產品營銷團隊和較好的品牌塑造能力,這些都是國臺無法匹及的。

在和國臺的較量中,郎酒的身體素質更符合一位種子選手的形象,且一直束縛其上市腳步的商標問題也將大概率在最后沖刺關頭被厘清。

一直以來,郎酒上市過程中最大的“絆腳石”在于商標問題,據悉,四川省瀘州市政府對郎酒進行改制時,并沒把商標權一并給予郎酒,而當郎酒做到120億元營收時才能100%持有郎牌商標。

而根據郎酒日前對外的口徑,預計公司2019年的營收為120億-130億元。也就是說,郎酒上市最后一塊攔路石已經在動工搬運了。

在白酒市場上,國臺是“茅臺鎮第二大醬酒企業”,郎酒是“兩大醬香型白酒之一”,多是借勢茅臺做營銷的個中好手,顯然“醬酒第二股”將會成為新一輪營銷戰的核心輸出點。

廣告

聲明:1.酒業家所轉載文章系傳播信息之需要,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酒業家平臺的立場,酒業家亦不表示贊同。 2.酒業家尊重行業規范,每篇文章都注有明確的作者和來源;酒業家的原創文章,轉載時請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酒業家”,不尊重原創的行為將受到酒業家的追責。
如果你想第一時間獲取酒業咨詢和酒類行業分析報告,請掃描右邊的二維碼或者搜索微信“jiuyejia360”關注“酒業家”微信公眾號

參與討論

提交評論

關注酒業家-微信公眾號

酒類專業財經媒體
微信號:jiuyejia360
掃一掃立刻關注
Copyright 2014 酒業家 京ICP備14023586號
广水卡五星麻将群 浙江十一选五的开奖图 东方6十1走势图带坐标 什么是股票指数期贷 黑龙江快乐十分基本走势图 新疆体彩11选5开奖结果彩票 大发快三98%奖计划 江西多乐彩11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中国浙江体育彩票6十1 广西快乐十分外围代理 浙江体彩6+1开奖结果查询果